近日,著名书画家高爾受邀入编《中华英才》半月刊《书画名家》专栏。本次专刊以“展示中华瑰宝风采,开展美术理论探讨;推荐优秀艺术作品,普及鉴赏与收藏知识”为办刊宗旨。所刊登书画作品的经典性和权威性、学术研究的深入性和文献性受到了专家和读者的广泛肯定。

高爾,中国知名艺术家。中国民族文化宫文化馆副秘书长,《收藏天地》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名家收藏专业委员会书画研究部主任,《名家》杂志社学术主持,大风堂书画院院士,陕西社会科学院中国书画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新华社新华书画院特邀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高爾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研习绘画,曾师从大师张义潜,后进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多年来兼收并蓄,博观约取,形成了自己质朴大雅的创作风格,笔峰大气恢宏,着墨枯润相济。作品多次参加中外书画大展,获得众多奖项,并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等多家传媒的高度评价。

2000年,录入世界华人协会、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2000年世界人物词海》;

2002年,受国务院新闻办《今日中国》杂志社邀请,参加“相约北京”国庆庆典;

2002年,应邀赴韩国参加国际足球联合会韩日世界杯国际书画大展,作品《仕女图》荣获金奖;

2007年,作品《仙姑献寿图》参加北京中国美术馆《中国陕西书画名家迎澳门回归赴京大型书画展》;

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授予《影响陕西 贡献陕西 文化名人》奖牌;

2011年及2012年,分别赴北京参加政协礼堂第二届、第三届《中国名家书画收藏界提名展名家笔会》;

2019年,特邀赴澳门参加“庆祝建国七十周年、澳门回归二十周年”,澳门佛教国际联合会《澳门佛教首届全国书画大展》;

2021年,应邀参加塞拉利昂驻中国大使馆《中国·塞拉利昂建交50周年艺术交流展》;

2021年,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全国《“百年党旗映初心”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型书画展》;

高爾作为当代中国书画名家,事迹编入《陕西名人写真》,作品被中国军事博物馆、纪念馆以及海内外众多知名人士收藏。

长安画坛,女秀颇多。百花争妍,各有特色。名流高爾,自显一格。身为闺秀,汉子出落。所绘花花果,大气磅礴。色墨互溶,笔墨交错。以意命笔,以情定格。不求工谨,追求洒脱。天人合一,生气勃勃。丝瓜葫芦,夏荷寿桃。精神志趣,美感情操。画非生物标本,乃为畅情达兴也。故曰:爾画乃气贯丹青也。

记得她早时不画画,如今面前突然站出一位画家,画得又那样好,尤其她的寿桃,气势张扬,构图别致,色泽凝重,艳而不俗,夸张一点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眼晴里一片迷茫,恍惚中思绪飞回了那个难忘的年代。

我和她相识在六十年代末期,分开到如今也有三十四五年的光景,那时我们都属风华正茂的年龄,她小我两岁,已有了孩子,但却天生丽质,青春洋溢,如花似玉,光彩照人。记忆虽然模糊,但往昔模样时隐时观重重叠叠,朦胧着我的记忆。

大半辈子的话,总得悠着点说。高爾从七十年代学起,在目前美术圈子里,学画也算不晚的了。关始她画工笔:工笔花卉、工笔仕女,画得一丝不苟,无微不至,那种女性特有的精细认真,与男人所画工笔不同,我看了她的两幅仕女,论造型,论布局,论色彩,论线描,都不亚于天津的王美芳、赵国经,只不过她画的少了点,形不成规模而已。后来她钟情小写意,大写意,渐入佳境。画寿桃则启蒙于我的挚友张义潜,据说她画寿桃时间不长,是近些年的事,当時张老师画了一幅寿桃,她羡慕之下非常喜欢,于是自己便摸索着画,画了一段时间拿給义潜看,义潜大呼:“不错不错,还有点味!”随即手把手演示,用笔用墨用彩重画了一遍,她回去再画再琢磨,渐渐摸住了门道。张义潜乃画人物圣手,闲来寿桃纯属应酬消遣,但这题材到了高爾手中,就成了主项。她的钻研,她的演练,十年一剑,寿桃在她笔下已是妙笔生花,非同凡响了!

嗣后,我再次北上西行,二次回到西安,时间多了一点,便随她到家,她抱出了多年“积蓄”,各种款式,各种尺幅的寿桃,让我大饱眼福,目不暇接。原作与印刷品的区别在于更能真实准确的反应画家风貌。其中一幅格外精彩:中心一桃乃一笔下去旋转后用力一拧,桃尖留红恰到好处,活脱脱一个张义潜,学乃师有过之而无不及,枝叶错落,干湿相宜,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我不能不由衷赞叹她的功力。除此之外,她的工笔《李清照》、《独自年年秋浦立》、《令箭荷花》、《山花烂漫》都清新典雅,可圈可点。我喜欢她的《李清照》,白衣素服映衬黄菊,很得体的描绘出“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词意。还有他的大写意墨荷,在寿桃的基础上,墨色更加雄浑奔放,用笔更加泼辣、大胆,非亲眼目睹,很难相信这作品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匪夷所思也!

女人是花,花美如梦。高爾是花,是一朵永葆青春,长久不衰的花。花后是果,果是寿桃,地常题“寿而康”,健康长寿,应是人生的最高追求。写到这里,我的眼睛又模糊了,断断续续写了这许多天,描绘的人是高爾吗?是那个几十年前花一样娇美的俊俏姑娘,几十年后的巾帼画家吗?我又回到了过去的梦中,花是美的,梦是好的,女人如花花如梦,美好的花。幸福的梦,其实正预示着绚丽夺目的未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