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春季拍卖预展开始了,建议您把藏品带到公司,对藏品出手有很大帮助……”

所谓话术,就是骗子公司业务员专门用来与“藏家”交流的方式和内容,鉴定、拍卖自然是幌子,然而还是有老人被骗了……

近日,珠海市香洲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古董的合同诈骗案,多名老人被骗。被告人廖某、温某以合同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和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和18万元,责令退赔所有诈骗所得639万余元。

2017年7月、2019年2月,被告人廖某在珠海市香洲区先后成立亿某公司、万某国际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主营文物艺术品的策划广告、展览、委托送拍等业务,以被告人温某等人为公司核心管理层,把公司内部分为业务销售部、后勤部、财务部、接收投诉处理部等部门,招募数百人培训成为公司业务员。业务员进入公司后,不仅要学习《新员工培训50问答》,还要熟记《拍卖话术》《参考思路》,了解藏品知识、吸引古玩“藏家”。

葛老伯就是被亿某公司吸引的其中一个“藏家”。2018年11月,葛老伯在“网上冲浪”,想找家公司把自己花40元在花鸟鱼虫市场买的两枚“崇宁重宝”古钱币拍卖掉,便在亿某公司网站登记了自家藏品信息和联系方式。

不久,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亿某公司业务员小丽,宣称亿某公司在同行业中有较高地位,可以为葛老伯提供藏品展览、委托拍卖等服务。葛老伯身处外地,便将自己的“崇宁重宝”邮寄给小丽,先让“专家”鉴定真伪。数日后,小丽告知:“崇宁重宝”钱币是真品,公司可以帮葛老伯卖到几十万元,但得先收取一些前期费用。

“专家”给出的估值远超过葛老伯的预期。2018年12月,葛老伯与亿某公司签订了《艺术品委托交易服务协议》《授权委托书》等合同,并向小丽支付了10000元展览销售基础费。

葛老伯满心欢喜地等着自己的藏品被拍卖,但始终未见进展。葛老伯多次联系小丽,询问拍卖进度,小丽言语含糊,只说流拍。再联系,原先的联系电话已是空号。

原来,被告人廖某成立、温某就职的亿某公司、万某国际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均不具备拍卖的资质,两人虚构公司拥有高端消费客户群、高成交率等事实,无视藏品真伪,恶意高估藏品价值,通过电话推销等方式,运用话术,利诱 “藏家”与公司签订合同,以所谓委托展览服务费为名收取宣传费、展览费等高额前期费用。

期间实际并未按照合同约定参与境内外展览拍卖会,仅利用所摄相关现场的照片、录像和流拍记录等方法搪塞“藏家”。

除葛老伯外,受骗“藏家”遍布全国,有家藏唐伯虎字画的65岁昆明宋大伯,有家藏“黄地镂空玉胡春瓶” 的75岁贵阳杨老伯,还有家藏古钱币的81岁成都倪大爷,共183人,被骗取的金额从500元到336000元不等,总计639万余元。

香洲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廖某、温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中被告人廖某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温某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廖某、温某有自首情节,被告人廖某是主犯,被告人温某是从犯,遂作出上述判决。

从保健养生的神医神药陷阱,到高息返利的投资理财骗局,再到话术引导的古董鉴定“新玩法”,养老诈骗看似花样频出,却并没有那么高明。

无非是号出了老年人渴望陪伴问候“脉”,点准了老年人想要健康富裕的“穴”,开对了老年人相信权威专家的“方子”。

花言巧语听着美,馅饼却不会从天而降,提高防骗意识非常必要!为人子女的朋友们,自己的生活事业走上“快车道”,也别忘了一直给自己加油鼓劲的父母们,常回家看看,多聊聊家常,再多的防骗小贴士,都比不上贴心“小棉袄”、帅气“小夹克”的提醒关怀。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魏丽娜头图/视觉中国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李琳

本网站刊登转载文章为社会公众中的纪念币收藏爱好者、热心群众、行业学者等群体所提供,供纪念币收藏爱好者和普通社会公众交流赏析,本网站刊登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具有法律效力。 我公司经销、宣传的每一款纪念币的相关信息均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公告为准,特此说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