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内地春季拍卖即将开启,市场仍将会处于低位运行的态势,几年前高位接盘的艺术品还会难以解套。从目前来看,不少人在前几年高位时都没舍得拿出来的藏品现在更不愿意送拍,拍品征集难的问题也许在今后多年内都将是无法解决的难题。由于人们的收藏意识更加强烈,最初的艺术品投资者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与爱好的增加,对艺术品的认识开始由投资转变为收藏。此时,收对艺术品只进不出、多进少出的惜售行为将越来越普遍。

国外的艺术品收藏已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周期。一位收藏家,年轻时慢慢收藏,多进少出,由散到聚,逐项形成自己的收藏序列。收藏家过世之后,由于遗产税与子女爱好不同等原因,他们的后代会将藏品交由拍卖行进行拍卖,让形形的人换手收藏,这就出现了从聚到散的过程。散而又聚,聚而又散,拍卖企业就永远不缺少拍卖品。但在内地,由于收藏是刚刚二三十年之内兴起的事情,目前收群的年龄普遍在60岁以下,收藏界基本上仍处于由散到聚的买进过程,而较少出现由聚到散的收藏品释放出来。如此看来,内地市场拍品资源逐渐面临枯竭,拍卖品征集将越来越难。

如今的艺术品投资者、收藏者更加理性,更加注意投资风险的防范,他们喜欢竞买那些出处清楚、流传有序的拍卖品;喜欢难得一见的“生货”,而不喜欢那些在各个拍卖场上经常露脸,拍来拍去的“熟货”。由于资金紧张、规避风险的原因,人们更加喜欢买那些中低价位的艺术品,寻找前些年涨幅不大的二线名家的艺术品,比如购买青年画家的作品,寻找以前没太被人关注的收藏品种,开发“价值洼地”或“价格洼地”。

为了解决征集难的问题,内地几家知名拍卖行正在调动全部力量在海外进行拍品征集,中国嘉德首次到了法国,保利去了美国“扫货”,匡时则去了加拿大……收藏家专场、价值洼地和价格洼地的品种都是拍卖公司征集的重点。

今年3月中旬,纽约举办的亚洲艺术周取得了不错的经营业绩。佳士得成交了约10亿元人民币,苏富比成交了约5亿元人民币。更重要的是,由于已故美籍收藏家安思远的藏品拍卖形成了新闻轰动效应,吸引了数量众多的中国人到纽约去参加拍卖会,成为亚洲艺术周最大的亮点。

安思远的拍卖专场为什么火爆?主要因为,他的收藏品都是难得一见的“生货”,买家基于对安思远的崇拜和信任,使得其藏品常常远高于市场价成交。内地也有一些这样的收藏家,但影响力还不够,目前也没到把藏品整体拿出来全部拍卖的时候。

为什么国际上拍卖如此火爆,而内地拍卖市场一直持续调整?原因在于,内地与国际从金融体制到艺术品收藏市场等诸方面并没有完全融合相通。2008年以后,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很大,而2009年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却走向高峰。就艺术品市场本身来看,内地的拍卖企业只经营中国文物艺术品,只在中国国内经营,因此在拍品资源和客户资源上与国际拍卖行的交集并不多,可以说基本上属于不同的市场范畴,市场关联度和直接竞争并不很大。因此,佳士得、苏富比在海外的拍卖结果并不能成为内地春季拍卖的晴雨表,纽约和伦敦成交活跃,并不代表内地一定也拍得好。

3月下旬,北京的几场小型拍卖可以作为春拍的风向标。观察一下嘉德的四季拍卖,匡时与荣宝的小拍,很明显,几家拍卖行都有意压缩了拍品数量,减少了资金投入,降低了拍品估价,增加了无底价拍卖品的数量。拍卖场上,买家们明显在踊跃竞争那些有把握的艺术真品、精品、“生货”和估价较低的品种。

4月初,香港艺术品春拍的第一梯队将在香港苏富比、香港嘉德、香港保利几家拍卖行展开,由于地域、收藏市场成熟程度和经营品种上的差异,其结果对于内地艺术品春季拍卖的影响也有限。

由于几个月来中国A股走牛,分流了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资金,加之其他多种理由,总的看来,今年内地艺术品春拍,各家拍卖行的总成交额将会在去年秋季拍卖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也许减少幅度并不会很大。重头拍品的顺利成交,也许能弥补成交额走低,比如,价值10亿元左右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能否拍出,对保利的业绩就显得十分关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