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3个月,15万件“醴陵瓷”将被送往人民大会堂这批用于国庆65周年招待会的专用瓷器是个什么样?

昨日,醴陵经济开发区振美艺术陶瓷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一片繁忙,公司总经理张建美也驻守在此,时刻关注着产品的制作流程。因为再过3个月的时间,这里将有15万件“国瓷”被送往人民大会堂,作为国庆65周年招待会专用瓷器。

“虽然公司一直就承担着人民大会堂用瓷的制作,但制作国庆招待会专用瓷还是首次。”总经理张建美介绍说,公司从2005年成立以后,每年都会接到一批“国礼瓷”和“国宴瓷”的订单。

所谓“国礼瓷”,就是国家领导人用来赠送给国外宾客的陶瓷礼品。“国宴瓷”就是用在国宴招待会上的餐具用瓷。党的“十八大”会议时使用的专用瓷,就来自该公司。此次人民大会堂国庆招待专用瓷订单瓷器数量为5000套,产品涵盖杯、碗、勺、碟等,共计13个品种、15万件。

当然,此次入选“国庆招待会专用瓷”也并非那么简单,来自江西、广东等地的多家顶级制瓷厂都参与了竞标,最终“振美”凭借绝佳的品质和设计一举拿下了订单。目前这批产品已正式开始生产,产品将于今年6月底完工并发货。

“人民大会堂国庆招待专用瓷无论是产品设计理念和品质,都代表了当前日用瓷的最高水准,这也是一个向全世界宣传醴陵釉下五彩瓷的平台。因此,这批产品从设计、选材、彩绘到烧制,每一个步骤都是精益求精。”张建美说,全套瓷器采用了特别优质的泥、釉原料。还使用了特别的矿物颜料,并设计出了一套特殊的生产工艺和烧成方法。“比如一些造型相对简单的,要分别使用800摄氏度和1400摄氏度的高温烧制两次。对于造型复杂的、易变形的,则需要高温烧制三次。烧制次数越多,对工艺的要求越高。”

设计也经历了很多次修改,最终,才确定这批“国宴瓷”的图案为梅花和竹子。“梅花象征着坚强和高洁的傲骨,竹子则预示着节节高升、高风亮节,都是我们中国人所追求的品格。”张建美说,最与众不同的是,每一件瓷器上还将加上国徽,以体现这批国宴瓷的“特殊身份”。

“因为花纹上还有一层釉覆盖,不仅摸起来十分光滑,还能隔离颜料可能存在的毒性。”张建美说,如今醴陵传统的釉下五彩瓷技术,融入了更多现代科技元素,釉下彩瓷减少了彩料中铅的毒害、保护彩绘纹饰不被外界磨损,使瓷器上的花纹有着看得见、摸不着,花面永不褪色、历经百年仍靓丽如新的特性。记者随手拿起一件餐具样品,手感非常轻,外观可谓白如玉、薄如纸、又明如镜,整体清新雅致,即使是杯身的花纹处也十分光滑。

张建美的回答或许会让你有些失望,他笑着说,虽然有太多人想收藏这种国家定制的产品,但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这批产品将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定制,不会超量生产。如果有超产或者残次的产品,最终都会全部销毁,一件不留。“包括我自己也一样,因为这关乎信誉。”

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张子泉说,说起醴陵瓷,就要从清末光绪年间著名的文化名人熊希龄说起。当时,熊希龄看中了醴陵的优良土质,创办了“湖南官立瓷业学堂”和“湖南瓷业公司”,通过改进制作工艺和烧制技术,成功创造了独特的醴陵釉下五彩瓷,醴陵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第二瓷都”。

在1915年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即延续至今的“世博会”)中,醴陵釉下五彩瓷凭借“扁豆双禽瓶”一举荣获金奖,为中国艺术陶瓷的国际声誉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新中国成立后,醴陵釉下五彩瓷成为、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生活用瓷,并且经常作为国礼赠送给各国友人。

张子泉介绍,2013年6月20日,在香港万丽海景酒店海景厅举行的湘绣湘瓷艺术精品拍卖会上,一套醴陵釉下五彩毛瓷碗,以800万元的价格,摘得此次拍卖的“标王”桂冠。加上拍卖佣金,最终价格已超过1100万。

去年底在长沙举行的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由来自醴陵的省陶瓷工艺美术大师黄永平先生创作的釉下五彩瓷瓶“梅花欢喜漫天雪”,以其大胆的构图和创作手法,赢得了在场拍客们的争相竞拍,拍卖价格一路飙升,最终以49万元的高价成交,拔得了该次拍卖会的头筹。

第一个部分是“老瓷”,即民国至清末之前的五彩瓷。第二个部分是目前最热门的50、60、70年代创制的瓷器,包括毛瓷,国家宴会用瓷,重大历史事件用瓷等,这些瓷器有着特殊年代的符号,意义特殊,存世量很少,而且当时使用的是特别稀有的“大球泥”,现在资源已几近枯竭。第三个部分,是改革开放以来,醴陵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包括国家级大师,有著名中国工艺陶瓷大师陈扬龙、邓文科等,以及一些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张子泉认为,大约从2005年开始,釉下五彩瓷收藏开始升温。但国内目前对于醴陵瓷的认识,还存在一些地域上的差异。一位湖南收藏者曾带着一个釉下五彩瓶去北京参加拍卖,这件在湖南20万的价格都有人排队等着要的瓷瓶,在北京却只拍到了18万。

对此,张子泉还提出一个说法,就是“物以识为贵”。即有人“赏识”的藏品,价格会比较高;而能够读懂收藏品潜力的人,将来也能获得较大的收益。

因此对瓷器收藏还不是非常在行的普通收藏者,应知晓目前的这一现状。他个人认为,目前一些稀有、知名的作品价格已经被“炒”得很高,此时不建议“追高”。不如多关注一些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挖掘一些“潜力股”,这样花钱相对不会太多,也会有更大的升值空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