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从1992年中国敲响文物与艺术品拍卖的第一槌开始,到如今由南到北几十家拍卖公司的崛起,中国艺术品市场几经。“调整”,是2015年春拍鸣锣之前几乎被所有人都认同的一种状态,这或许是对心理预期的一种宽慰。但当整个拍卖季结束之后,盘点过去几个月的拍场点滴,100多个创纪录似乎不仅仅带动的是某几类板块的繁荣,体现的是当下市场中的每一份子克服困境的理性与决心,甚至是未来市场热点脉络的预示。

  5月17日,中国嘉德“大观之夜”古代书画专场举槌,明代画家郑重《江山胜览图》以800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达到4600万元,超估价5倍之多,不仅创其个人拍卖纪录,更成为当时本季拍卖成交价最高的古代书画作品。然而,就在半个月之后的6月5日北京保利“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中,备受关注的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经过二十余次激烈竞价,最终以7475万元成交,刷新本季古代书画的拍卖纪录;紧接着第二天,6月6日,匡时首次开设的“古代绘画夜场”中,同样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的清宫旧藏《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8050万元成交,再度刷新本季最贵古代书画纪录,后经雅昌艺术网记者证实,该画作买家为上海藏家刘益谦。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古代书画三次刷新本季纪录,这种你追我赶的火热场面好像感觉不到所谓的“逆市、调整”,而与上季秋拍的古代书画板块创纪录数量相比,似乎更加印证了这一板块提振市场信心的积极作用:今年春拍古代书画创纪录的作品数量高达24件,较去年秋拍翻了一倍多;而且本季突破千万元成交的拍品占了8件,去年仅有3件。但今年春拍并没有出现去年乾隆帝《白塔山记》那样的过亿成交情况出现,对此,匡时董事长董国强也坦承,市场对于高价位拍品的接受还存在压力。可以说,本季拍卖古代书画板块是压力与惊喜共存的一个春季。

  无论是从体量还是从品质上来看,今年各拍卖行在古代书画板块的投入力度明显提高。以北京匡时为例,今年春拍首次将古代绘画板块引入“澄道畅怀”夜场系列,可见其重视程度。一方面,在今年“古代书画创纪录”的盘点榜单中有6件拍品出自匡时的“澄道古代绘画”夜场,共推出的22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近2亿元,完美斩获“白手套”,除《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咨询价形式上拍以外,其余21件拍品几乎全部远超最高估价成交(拍前总估价5840万元,总成交价近1.4亿元)。对于这样的一个价格成交趋势,董国强也给出了他认为的原因:“首先就是和我们事先的准备有关系,比如在征集的时候,把价格控制很好,这是一个直接的原因,但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这些超出估价成交的东西多数都是没有在市场中出现过的,这也是我们征集的时候去谈价的一个前提,如果是老家自己留的东西,那么价格很好控制,如果是一个曾经有过交易的作品,就有了购买的成本,征集的时候价格就不是那么好谈”。另一方面,匡时今年推出的这些古代绘画作品无疑是以质取胜《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原为清宫旧藏,《石渠宝笈》第六卷著录,在南宋末年经何梦然收藏,后长期流落民间,至清代乾隆年间始收入宫廷,1922年被溥仪以赏赐溥杰名义盗运出宫,此后流往国外,颠沛七十余年后重回故土,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以4082.5万元成交的沈周、文徴明合作的《钓雪图书画合璧卷》创二人合璧的拍卖纪录,该作曾为吴湖帆旧藏并题签条,民国时期,吴湖帆对此卷钟爱有加,一连三次作跋。

  与匡时力推古代绘画的做法有所区别,中国嘉德今年春拍的古代书法表现惊艳。在“大观之夜古代书画”专场,共有6位古代书画家的作品创个人拍卖纪录,除再次上拍的郑重《江山胜览图》为绘画作品,其他5幅作品均为古代书法作品。其中,清代书画家、被誉为“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隶书《华山庙碑》册页”以咨询价形式上拍,最终以4025万元成交,创其个人拍卖纪录,同时也成为本季最贵古代书法作品。然而,尽管嘉德大观的另外一场仅由两件拍品组成的“吴越钱王墨珍”专场在拍卖前就备受业内学者、藏家关注,但最被看好可能破亿成交的钱俶《草书手简》却在竞价至9900万元时遗憾流拍,但大多数人依然认为“是该作品的时机还没到”这幅书法作品,曾经三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最终于2003年在香港拍卖中以387.17万港币成交,时隔12年之后的再次释出,仅其估价早已不是百万级别的了,当晚的拍卖中叫至9900万元,虽未成交,但其估价高出当年成交价的数十倍之多,国内博物馆鲜有如此实力,而“个人藏家还不能意识到其真正的价值所在”。嘉德拍卖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同时表示:“嘉德大观推出这么多件古代书法的重器,希望藉此热潮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为今春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带来暖意,并鼓舞和振奋大家对于未来艺术品市场的信心。”

  6月5日晚上,北京保利“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举槌,拍前就备受瞩目的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最终以4000万元起拍,成交价达到7475万元,成为保利今年春拍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同时也在当时成为本季古代书画拍卖的最高价拍品。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全长1060.5厘米,著录于《秘殿珠林石渠宝笈汇编续编》,是自称为“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在其继位之后,为了宣扬其“十全武功”,征战凯旋,下令为班师回朝的功臣绘制的画像。今年适逢保利拍卖进入第十个年头,“十全武功”超级夜场也将亮相保利十周年庆典秋拍中,这幅乾隆帝御笔对于保利拍卖的重要意义可见一斑。此外,“古代书画夜场”封面拍品禹之鼎的《带经荷锄图》以920万元成交,创造其个人拍卖纪录。禹之鼎是清代康熙年间著名的人物画家,曾声名远播,很多名人都请他画过肖像,因此,他的人物画以名人巨卿肖像占有较大比重。在6月5日下午举槌的“怀恩山房藏画”专场,清雍正宫廷画家丁观鹏的《萧翼赚兰亭序》以1782.5万元成交,创其作品拍卖纪录。该作是其盛年时期的作品,曾为清宫旧藏之物,也是目前所见丁观鹏奉乾隆皇帝之命独立创作的第一件作品。在“怀恩山房藏画”和“高山仰止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两个专场结束之后,对于3.95亿元的总成交额,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发微信称:“艺术市场让我们带回来了,中国艺术品重新回到它应有的价值。”

  此外,南宋画家陈容的《戏珠龙图》在北京宝瑞盈“千悟丹青之夜(中国书画)”中以3450万元成交,创其个人拍卖纪录;6月28日,上海工美20周年庆典拍卖会上,明末清初著名画家项圣谟的《临韩滉五牛图》以2208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5倍之多,据悉,该作曾为上海博物馆古代书画藏品,文革后落实政策发还原藏家叶恭绰先生。

  纵观今年春拍整个古代书画板块的创纪录情况,不难看出,在现当代艺术相对热燥的当下,高冷的古代书画精品正在开始向市场渗入,拍卖行也开始用心挖掘与调整该板块的更深层次文化价值,这或许正是市场所需要的冷静。正如业内行家所言,之前古代书画相对比较“冷清”,一方面是因为市场中没有什么重量级的可供流通的作品;另一方面,古代书画的价值增长点是在一次次市场的释出过程中慢慢体现的。

  谈及今年春拍近现代书画板块的创纪录表现可以用“冰与火的春天”来形容。5月17日,中国嘉德“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共推出50幅近现代书画精品,总成交额近5.5亿元。其中,潘天寿博物馆级巨制《鹰石山花图》以估价待询方式上拍,起拍价6800万元,经过近一小时的鏖战,最终以2.43亿元落槌,加佣金后成交价达到2.7945亿元,创潘天寿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同时是成为本季价格最高的书画作品,同时也是近现代书画成交第三高价拍品;不久,李可染作于1976年的《井冈山》以2800万元起拍,1.1亿元落槌,加佣金后成交价达到1.265亿元,成为今年第二幅过亿的近现代书画作品。

  业内专家一致认为,不论艺术成就和历史地位,潘天寿早就应该跻身亿元俱乐部了,但由于市场流通的潘天寿精品太少,这件作品拍卖之前,潘天寿作品的最高成交价还未超过5000万。这幅作品是潘天寿60年代的博物馆级创作,更是新中国美术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其早在2005年上拍嘉德,当时拍出1171.5万元,成为第一张过千万的潘天寿作品,如今的价格,相比当年翻了二十余倍。毫无疑问,当晚两件近现代书画作品过亿元成交,极大的振奋了目前整个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甚至有现场藏家以及前来观战的业内人士激动地表示:“中国书画乃至艺术品市场终于摆脱三年来的低迷走出谷底。”

  “在市场低迷时期,这两件巨幅作品能同时在市场上出现是极为难得的,我们也是想为市场注入一股正能量。”嘉德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早在预展时就曾表示,希望可以借这两幅巨制作品“为市场注入一股正能量”,同时她也表示,“潘天寿的价格相比之前翻了25倍,这也说明市场上并不缺钱,而是缺打动人、刺激人的好作品。”

  就在所有人还沉浸在两幅过亿画作带来的“火一样的春天”的时候,第二轮拍卖中的近现代书画板块表现较2014年秋拍相比,好像明显欠了点火候。2014年秋拍中,近现代书画创纪录的作品数量虽然只有10件,但破千万元成交的占了7件;今年春拍,创纪录的近现代书画作品共14件,但只有2幅以超千万元价格成交,比例上的悬殊巨大。另一方面,从上一季近现代书画的拍卖整体情况来看,包括赖少其、吴昌硕、何海霞、关山月、李雄爱、程十发、陈之佛在内的多位书画家是以第二梯队补位接力的形式拉动了整个近现代书画板块的走高;然而今年春拍创纪录方面,除潘天寿一人以“亿元”撑场以外,其他人的表现稍显逊色。

  但刘奎龄、刘继卣父子的同名工笔作品双双创纪录,还是令人欣慰:5月17日中国嘉德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刘继卣的《动物》以402.5万元成交,创个人纪录;6月5日,北京保利“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刘奎龄作于1941年的同名作品《动物》以92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其个人拍卖纪录。此外,吴一峰作于1954年的《岷江胜槩》在北京保利“金融机构委托中国书画专场”中以1955万元成交,创其个人拍卖纪录。

  尽管近现代绘画作品的创纪录表现差强人意,但以民国书法为代表的近现代书法板块却异军突起,成为今年春拍备受人们热议的一个板块。今年春拍,以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为代表的多家拍卖公司均有大量民国书法作品上拍,且大多采取了低估价策略,最终不仅有多件作品以高出估价数倍的价格成交,且不少艺术家的作品还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其中以梁启超、蔡元培、郑孝胥等政要学者的书法作品表现最为突出。

  在6月6日北京匡时“畅怀历代书法夜场”中,梁启超行书《金刚经》估价仅为4060万元,现场以35万元起拍,以500万元落槌,最终的成交额达到575万元,超出最低估价14倍之多,同时也创造了梁启超书法作品的拍卖纪录。对此,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表示:“当我们去评判一个市场的市场时,往往书家的名头、特殊性和书法内容会成为关注的焦点,梁启超作为近代著名的人物,有很多的手札或者是书法作品,但是金刚经却是很少见的,甚至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今天才会有这个价格。”从梁启超的书法市场行情来看,2010年以前其作品的成交价格多集中在410万元之间,而近几年的价格攀升很快,出现了不少百万价位的作品,这也预示着梁启超的书法作品具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在7月5日西泠拍卖“中外名人手迹专场”中,郑孝胥《为吴昌硕作十言联》以5万元的估价上拍,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241.5万元成交,超出最低估价48.3倍,成为今年民国书法版块中溢价倍数最高的作品,同时也创造了郑孝胥书法作品的拍卖纪录。此外,在5月16日中国嘉德“中国近现代书画”上拍的郑孝胥《临汉碑》估价为6到8万元,最终以66.7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11倍之多。郑孝胥为清末举人,曾任广东按察使、湖南布政使,清亡后入民国,出任伪满洲国国务总理等职。郑孝胥的书法作品最早出现在二级市场中,是在1993年6月20日的朵云轩首届拍卖会上,当时的成交价格为8206元。从2002年开始,郑孝胥的作品大量进入拍场,但价格基本在万元以下,到2005年出现了十万元以上的作品,直至2010年才突破百万大关。截止目前,除与吴昌硕合作的扇面外,郑孝胥百万元以上的书法作品仅有4件,且多为临汉碑的作品,这是其书法崇尚碑学的缘故。

  此外,在5月17日中国嘉德“一角小楼画语温常任侠珍藏”专场中蔡元培作于1917年的行书横批以241.5万元成交,创造了其书法作品的拍卖纪录。此拍品是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时赠给山西省教育厅厅长虞和钦之作。蔡元培是中国新式教育思想的先驱,为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在二级市场中,其书法作品在上拍量和成交价格上都始终偏低。在2000年华艺国际夏季拍卖会上首次推出蔡元培的作品,以1.21万元成交,直到2008年价格仍在5万元以下,且多浮动在2万元左右。从2009年开始,其市场价位涨势明显,出现了多件十万元以上的作品,次年突破百万大关。截止今年春拍,蔡元培仅有3件百万元的书法作品纪录,但随着人们对其历史地位和书法价值的认识,其二级市场还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2014年秋拍创纪录“现当代艺术”板块中,60后及早期艺术家成为中坚力量,且过千万成交的艺术家有六位之多;但2015年春拍的同类创纪录榜单中,成交价过千万的成名艺术家仅有吴大羽和徐冰两位,以刘小东方力钧等人为代表的当代油画主力军集体缺席,这也佐证了此前人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过热”的看法,甚至有藏家在拍卖现场表示:“几场盯下来,F4们一张都没出现,市场一直很自觉地在洗牌”。“降温、冷静、理性、回归”,可能会成为今春,甚至是接下来一轮秋拍的关键词。

  5月17日,中国嘉德“二十世纪艺术”举槌,多位艺术家创下拍卖纪录,其中,吴大羽作于1980年左右的《谱韵-63》以1150万元的成交价拔得本场头筹,并一举刷新艺术家的个人纪录,更引起了业内对于抽象门类市场行情的关注;胡善馀《国立艺专女学生像》以230万元成交;李瑞年《荷塘》以115万元成交,皆创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纪录。本场“风华民国卓然而立民国女艺术家的绝代风华”板块大放异彩,关紫兰《洋房》以345万元成交;贺慕群《卖水果》以184万元成交;唐蕴玉《同学M君》以 172.5万元成交,此三件品作皆创艺术家拍卖价格纪录。显然,在嘉德本季老油画板块中,真正意义上做到了“学术化”的美术史线索挖掘,专场不仅集合了留法系、比利时系、赴日系几条线索的艺术家,并且名单中的亮点相比以往确有更新。

  6月3日,北京保利2015春拍“现当代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包括徐冰、谷文达、李晖等艺术家的多件装置作品同时上拍,最终徐冰创作于2001年的装置作品《鸟飞了》以1150万元高价成交,不仅刷新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同时还创造了中国装置艺术作品的拍卖新纪录。纵观作品从进入拍卖市场到如今创纪录的这十几年,徐冰的装置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上涨是突出而易见的。2002年4月,北京华辰上拍了徐冰的一副对联形制的宣纸水墨作品《自由鸟(一对)》,当时以9.35万元成交,从此,徐冰的作品开始正式进入国内拍卖市场,这对于同时期的艺术家而言,这个作品的流通量在二级市场并不算高。到了2005年,徐冰的作品上拍数量开始翻倍激增,创作于1988年的木刻版卷轴《析世鉴-解字卷》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114万港元成交,成为第一件破百万成交的作品。2007年,徐冰作品的上拍数量已经从初入市场的7件升高到了全年42件,而且大部分还是以纸本作品为主,但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创作于2001年的综合媒介装置《蚕系列-愚公移山》在香港苏富比以525.55万港元的价格成交,创造了当时他作品拍卖的新纪录。2008年,徐冰作于2001年的《鸟飞了》(压克力数位刻字及四张草图)以760.75万港元成交,再次刷新个人纪录,尽管这次不是真正的装置作品,但却为以后陆续有徐冰的装置入场做了绝好的铺垫。2012年,徐冰的《地书项目》在上海泓盛春拍中以747.5万元成交,包含装置、拼贴画、软件等在内的整个项目打包拍卖,这种拍卖方式几乎颠覆了以往人们对于艺术品拍卖的固有概念。2013年5月,徐冰创作于2011年的装置作品《背后的故事-7》在中国嘉德以747.5万元成交,成为当年上拍的徐冰作品中成交价最高的。

  与前两年红火的当代水墨市场相比,从今年春拍当代水墨创纪录的情况来看,调整似乎更加深度。4月25日,在上海佳士得举办的“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李津创作于2006年的纸本彩墨《两只蝴蝶》以597万元成交,创造了其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6月3日,周韶华作于1994年的水墨作品《晨光》在北京保利以184万元创纪录成交;戴卫、陈传席、王冬龄等人的当代水墨作品也均创纪录。

  今年共有16位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刷新个人拍卖纪录,但较去年秋拍创纪录的同类艺术家榜单相比,基本格局变化不大,贾蔼力、刘韡、王光乐、屠宏涛等人时隔半年,再次刷新个人纪录。其中,贾蔼力作于2010年的《早安,世界》(三联作)在4月4日香港蘇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以1328万港元成交,刷新个人拍卖最高纪录;王光乐创作于2007年的《水磨石2007.12.27》在北京保利以287.5万元人民币成交,继去年秋拍之后,“水磨石”系列作品再次刷新个人拍卖纪录;分别出生于1977年的李晖和1986年的何翔宇则纷纷凭借自己的装置作品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72年出生的刘韡在2015春拍中开启了“超越自我”的疯狂模式。2014年秋拍,刘韡创作于2008年的《紫气系列H2》在香港苏富比以34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268.9万元)成交,创其当时的个人拍卖纪录。2015年4月4日,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中,再度引入刘韡同样创作于2008年的同系列油画《紫气系列F1》,最终以344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277.6万元),刷新个人纪录;4月5日,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中,刘韡作于2007年的《紫气系列》以368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296.9万元,再次刷新纪录;到了5月30日,他创作于2010年的油彩画布作品《N5-1》在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以436万港元成交,约合人民币349.2万元,第三度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毋庸置疑,2015年中国内地瓷器杂项拍卖显然继续面临着海外竞争压力和中国艺术市场继续调整的双重承压,包括瓷杂在内的诸品种继续盘弱几成定局。因此在2015春拍创纪录的杂项盘点中,瓷杂与明清家具并未有体现,市场调整的程度依然在继续深化。然而,仍有包括紫砂、书札文牍、笔墨纸砚、佛像文物等更加细化的板块不乏亮点。

  6月6日,北京保利“翦淞阁文房韻物志”共推出28件文房珍宝,最终以7596.9万元的总成交额收槌,成交率高达92.86%,其中,曾先后为庞元济和李氏家族旧藏的“清初陈鸣远制素带壶”以咨询价上拍,最终以3162.5万元成交,创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陈鸣远,清康熙年间宜兴紫砂名艺人,是几百年来壶艺和精品成就极高的大师。所制茶具、雅玩达数十种,无不精美绝伦,他还开创了壶体镌刻诗铭之风,署款以刻铭和印章并用,当时有“海外竞求鸣远碟”之说,对紫砂陶艺发展史建立了卓越功勋。他善于制作案头陈设的清供雅玩和文房用具,相比案头文玩,陈鸣远所制茗壶因其数量少、保存困难,更被世人所珍爱。近几年,陈鸣远制紫砂壶的上拍情况逐年增加,几乎已经成为一个收藏新热点,备受藏家追捧,2013年12月,陈鸣远制于清康熙年间的一件“廉斋铭乌泥束腰壶”在北京保利秋拍中以989万元高价成交。

  周恩来“有关指示胡鄂公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年正值“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北京保利春拍特别策划了一系列的相关拍卖,其中,“钱大钧藏蒋介石密令手谕”专题虽然只有一件拍品,却因其为“国家一级文物”并具有极其珍贵的历史价值在开拍前就备受瞩目。6月4日晚,“蒋介石密令手谕”以80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1782.5万元成交。藏家帽哥认为“密令”的看点有三:其一,来源重要,原藏家为钱大钧先生,陆军上将,蒋介石亲信,所得密令均在此两个任期内;其二,人物重要,密令书写者蒋介石,时为民国时代最高领导人,其中所涉及人物,皆为军政与社会要人;其三,事件重要,密令的时间跨度为1936–1945年,涵盖整个抗战时期,为廓清历史真相,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是《蒋介石日记》之后,蒋氏研究与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又一重大发现,价值不可估量。除此之外,周恩来1936年9月23日作“有关指示胡鄂公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日在西泠拍卖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重要文物胡鄂公上款名人书札专场”中以356.5万元成交,创其个人单件书稿拍卖纪录;李济深1936年12月30日作“有关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致、朱德、周恩来的重要信札”以8万到12万元估价上拍,最终以66.7万元成交,超最高估价5倍之多,并创造了李济深个人单件手稿的拍卖纪录。

  尽管今年瓷器、佛像等拍品的创纪录情况并不显著,但明代石叟制铜嵌银丝观音大士像以632.5万元在北京保利成交,还是创造了石叟制铜像的拍卖纪录。关于石叟的生平,传说为一名福州僧人,主要活动于晚明时期,但真实名字与生卒年份均不可考,所制铜嵌银丝器物极为精细,尤其雕塑类作品与德化瓷塑有非常近似的艺术语言,与德化瓷塑大师何朝宗的造型艺术可称并美比肩,对后世影响深远,直至近代仍有属“石叟”款的嵌银丝器物仿制,所用铜像铜质为精炼紫铜,继承了宣德风磨铜的冶炼技法,是世界范围冶炼技术的进步。相传石叟无传艺后人,故作品珍贵稀少,并且传世石叟本人的作品并无认定的标准器,因此收藏价值极高。

  此外,刘汉麟先生“有容堂”旧藏的一套十方的清乾隆“龙香”御墨在北京保利6月6日的“清宫御赏文玩”专场上拍,最终以822.25万元成交,创古墨拍卖新纪录。自宋人张遇继承南唐李氏之法,得创“龙香墨”,于造墨时将龙脑香、麝香等“龙香剂”加入油烟之中,从此名扬墨坛。宋元时代,“龙香”几乎成为墨的代称,乃至成为儒家文化的一种象征。本套“龙香”御墨,即是以御墨煤烟为主,并与“龙香剂”诸药品相互混合而成的具有独特香气的高级墨品。6月7日,北京保利“刘氏《有容堂》旧藏吴昌硕自用印及名家篆刻”专场中,吴昌硕第三子吴东迈旧藏、刘汉麟递藏的“吴昌硕青田石自用印”以320万元起拍,成交价达到368万元,超最低估价三倍之多,创吴昌硕印纪录。

Leave a Reply